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关宏峰X周舒桐】【峰桐】一个神经病小段子

本人在LOFTER上第一篇文,太喜欢师徒组的脑洞产物。

前排提醒:ooc严重!脑洞太大导致转折生硬,接受无能请立即左上角小箭头退出谢谢「捂脸」

故事发生在弟弟被抓进监狱之前,关宏峰黑暗恐惧症的事情以及和弟弟交换身份的事还没被许多人察觉的时候。(说白了就是长丰支队的日常)

涉及到一个特别喜欢老关的小周和一个反应迟钝的老关。

——————————————————————

“关老师!”
周舒桐在走廊里叫住了关宏峰。

正双手插兜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的关宏峰脚步顿了顿,偏过半边身子:“怎么了?”

周舒桐微微皱皱眉,暗自措辞了一下,斟酌着开口:“关老师……您总是这样也不是办法啊……我建议您赶紧去看个心理医生。”

关宏峰心里咯噔一下。
难不成小周知道我黑暗恐惧症的事了?
他把身子完全转过来,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哎呀您应该明白吧?”周舒桐有点着急,“我特意上网查了资料,您这种心理疾病如果尽力治疗是有治好的可能的!”

坏了。
小周真知道了。
关宏峰心里慌得不行,但他努力不表现出来,忍不住往前走了两步,压低声音说:“我知道了。这事你别跟别人说行吗?”

“关老师,我知道这事对于您来说不太光彩。”周舒桐脸上表情很认真,“但是您大可以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

“小周,谢谢。”
关宏峰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一只手轻轻搭在了周舒桐肩上片刻,然后转身刚想走,周舒桐立即双手抓住了那只手。

关宏峰懵了,一脸茫然地看着周舒桐。

“关老师!所以您不打算治了是吗!”周舒桐急得不行,“总得……您总得试试吧?!我可以帮您联系心理医生!您可不能放弃!”

说完话她才意识到自己攥着关宏峰的手,刚才太着急了没想那么多直接就上手了。
她赶紧把手松开了,尽管知道时机不对,脸上还是稍微有点红。

关宏峰默默把手又收回了兜里,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不是没治过,我一直在看心理医生,一直在尝试治疗,可是没什么起效。”
他脸上稍微露出了点失落的表情,叹了口气。他的问题是心魔,是伍玲玲带给他的来源于内心深处的内疚转为极度的恐惧。如果不在这件事上做出突破,这黑暗恐惧症八成是治不好了。

“关老师……以后到了晚上,我会尽量陪着您,帮助您的!”周舒桐看出了他的落寞,有些心疼,“您这病是从小就有还是受了什么刺激之后得的?”

关宏峰闭上了眼睛,他强迫自己回忆那段往事:
黑暗的集装箱、可怖的刀疤、枪声、伍玲玲的尸体以及狠狠碾过去的卡车。
被干透了的鲜血涂黑的恐惧。

“关老师……?您没事吧?”
周舒桐犹犹豫豫的问话声把他拉了回来,他眼睛里晃了一下神,继续回答她的问题。

“虽说许多小孩子怕黑,但是我这黑暗恐惧症跟怕黑可不是一回事……”
“啥?!关老师您还怕黑?!”

周舒桐诧异地打断了关宏峰。

关宏峰也完全摸不着头脑:“那你半天说什么呢?”

“我说精神分裂症啊!我发现您白天和晚上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这就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啊!”

周舒桐的猜测与实情相差太远,关宏峰一时突然不知道该从何解释起。

“关老师,我会帮您的!我一定尽力帮您战胜晚上出来捣乱的那个人格,恢复真正的白天的您!”
周舒桐的神情异常的认真,关宏峰看着这个傻乎乎的小周,突然有点想笑又笑不出来。

“只是……”周舒桐眼眶突然红了,眼睛里湿漉漉的,“我没想到您居然怕黑……”
关老师不但有精神分裂症,还怕黑,真的好心疼他……啊啊啊我该怎么办!

周舒桐扭头就跑。

“哎哎,不是!小周,等会儿,你听我解释!”
“关老师您不用说了,我都懂!”

于是全长丰支队的人都从屋子里探出头来看红着眼眶跑在前面的周舒桐,和急匆匆大步追着她的关宏峰。

直到周巡也把头从队长办公室里探了出来,发现满楼道的八卦气息,一嗓子河东狮吼:
“老关和小周这事儿你们刚知道是吧?看什么看!都他妈回去给我干!活!”
“砰!”
暴躁的周大队长和被他暴躁地摔上的门又把满楼道探出的脑袋给震了回去。

但是走廊中央关宏峰和周舒桐的脚步同时卡住了。

“老关和小周”?!!难道我喜欢关老师这件事被我表现得那么明显?!!啊啊啊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老关和小周”?我和小周怎么了?他们什么意思?

于是走廊里只剩下了捂着通红的脸的周舒桐,和满脸疑惑的关宏峰。

——————————————————————

嗯完了。
真完了。
是不是一个超短的神经病小段子哈哈哈。
总之希望能有人给提点建议吧?第一次写文ooc的地方见谅哈。

评论(26)

热度(53)

  1. 君陌谙岚☻ 转载了此文字
    甜的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