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峰桐】【微宇楠】黑暗恐惧症

我似乎跟关老师的黑暗恐惧症干上了啊哈哈。
前排提醒:这是个虐!是个虐!是个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不适应者左上角小箭头!!!
而且ooc什么的应该会有。

故事发生在白夜第一部故事线完了好几年之后。

——————————————————————

突然间停电了,会议室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周舒桐感受到了黑暗,她的瞳孔急剧收缩,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她感到手指触碰到了什么粘稠的液体,同时浓重的血腥味夹杂着火药味钻入她的鼻腔。
眼前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然后是子弹破空的声音,以及喷溅的鲜血。
“关……关老师……不!别!关老师……!”

周舒桐在空中徒劳地挥舞着双手,呼吸越来越急促,一种难以言表的恐惧蓦然紧紧攥住了她的心脏,她被绝望包围了。
耗尽的体力已经无法支撑她的躯体,她冷汗淋漓地趴在了会议桌上,昏了过去。

“糟了,舒桐姐黑暗恐惧症犯了!”
新来的实习生慌慌张张地喊。

高亚楠在黑暗中摸索着到了周舒桐身边,从白大褂里拿出了一管她随身携带的镇定剂,把针头扎进了周舒桐胳膊的血管里,冷静地一边推注射器一边喊:“小徐!快去找电闸!对了谁有手电筒!”

“哎……好!亚楠姐我这就去!”
小徐赶紧站起来,一抬脚却被自己的椅子给绊倒了,他又迅速爬了起来跑走了。

“哎我这有手电筒!”
随着一阵叮呤咣啷的声音,一把手电筒传到了高亚楠手里,她用手电筒照着周舒桐的眼睛检查。

这时,会议室恢复了光明,同时跑回来的小徐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框:“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跳闸了。”

周舒桐重见光明,渐渐苏醒了过来。
高亚楠赶紧问她:“你怎么样了?”

周舒桐人虽然醒了过来,意识好像还留在恐怖的回忆里,她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恐惧,低着头哆哆嗦嗦地攥着高亚楠的衣角,眼泪一滴一滴地掉下来落在衣服上,洇湿了一小片布料。

周巡一看周舒桐状态不好,吩咐道:“小周,会你也别开了,去缓缓吧。小赵,你快扶小周去休息会儿。”

赵茜应了一声,站起来去把一直低着头掉眼泪的周舒桐扶出了会议室。

周巡撸了把头发:“行了咱们继续开会。”



下班了以后,高亚楠把周舒桐接回了她家。

周舒桐一推门就看见小饕餮扑了过来:“舒桐姐姐!”

正在厨房切菜的关宏宇围着个围裙,回头看了一眼:“哟,小周来啦。”然后放下菜刀走到正在挂外套的高亚楠身边压低声音问:“小周这是怎么了?眼圈怎么这么红?”
“今天突然停电了,小周她……”
“噢,明白了。”

关宏宇叹了口气,走回厨房喊了句:“媳妇儿累了吧,今天咱们吃红烧肉。”

关宏宇自从吴征灭门惨案破了以后就从监狱出来了,一回家就忙这忙那,一家三口的饮食起居他一个人包了。他总说自己对不起亚楠,对不起小饕餮,对不起这个家,他要用一辈子来还。
于是他一个退役武警,开始学着做饭和打扫家务,现在干得是越来越好,饭做得比高亚楠做的还好吃,俨然成了个标准的家庭煮男。

周舒桐在吃晚饭的时候一直不敢抬头看关宏宇,她怕自己看见那张脸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晚饭后,关宏宇抢着刷碗,高亚楠看着小饕餮写作业。

周舒桐就坐在小饕餮的书桌旁,安静地看着这对母子,觉得内心似乎平静了许多。



吴征灭门惨案破了之后,周舒桐又跟在回到了长丰支队的关宏峰身后当了整整三年的小跟班,说什么她都不走。
在她坚持不懈的穷追不舍死缠烂打之下,关宏峰跟她终于确认了情侣关系,正式开始交往。

那段日子,是周舒桐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她失去了所有亲人,又找到了她最爱的人。

周舒桐那时总活在被粉色泡泡勾勒的不真实感里。可刑警的工作,既不允许粉色泡泡,也不允许不真实感。
上天给她送了份大礼。

在一次外勤任务里,关宏峰和周舒桐被派到了一座废弃的大楼。那时是晚上,楼里没有灯,好在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好得差不多了,两人打着手电筒不至于让黑暗恐惧症发作。

可是,他们没想到,手电筒突然没电了。周舒桐为了以防万一准备的电池也不知所踪。

于是,在黑暗的大楼里,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又发作了。

周舒桐扶着东倒西歪的关宏峰慌张地往外跑,可是半路却遇上了他们要找的歹徒。

歹徒举起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带着黑色的无情,指向了二人。

枪响了。

关宏峰在最后关头,虚弱的身体使出了最大力气,把周舒桐推开了。

周舒桐跌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子弹旋转着,飞进了关宏峰的胸口。

鲜血四溅。

“不——!!!”
周舒桐尖叫着,不顾面前持枪的歹徒,趴在了关宏峰身上,用手堵住弹孔,不让血流出来。

可鲜血还是从关宏峰胸口的弹孔不住地涌出来,沾了周舒桐一手。

后来呢?后来好像是附近的刑警听到枪声和周舒桐的尖叫声,过来制服了歹徒。

好像是这样吧,周舒桐也记不清了。她只记得,关宏峰的万年冰山脸朝她笑了。
虽然只是微微抬了抬嘴角,眼睛轻轻眯了眯,那也是全世界最好看的笑容。
“舒桐,照顾好自己。”

关宏峰是周舒桐的光。

周舒桐因为刑警这份工作,找到了她的光。又因为刑警这份工作,丢掉了她的光。
没有了光的周舒桐,从此开始惧怕黑暗,患上了黑暗恐惧症。




“舒桐姐姐!”
写着作业的小饕餮突然出声,打断了周舒桐的思绪。

周舒桐低头一看,发现小饕餮有道解词的题不会做,想问她。
“舒桐姐姐,孤独是什么意思啊?”小饕餮咬着笔杆,歪着头问她。

周舒桐抬头看着窗外的夜景,玻璃上渐渐出现了一张模糊的微笑着的脸。
「舒桐,照顾好自己。」

“孤独?”
周舒桐脸上滑过一滴眼泪。
“孤独就是……
“我爱你。”

——————————————————————

温馨提示:小虐怡情,大虐伤身。如果心里堵得慌可以去我主页看上一篇文章,也是峰桐,是块小甜饼。

评论(2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