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峰桐】甜甜的江州之旅

又一块小甜饼新鲜出炉~
emmmmm……
这可能也许大概是一个点梗???@雪劲爽 
总之就是假如跟周舒桐一起去江州的是哥哥而不是弟弟,的一个脑洞。
ooc预警。

——————————————————————

早晨,关宏峰和周舒桐上了火车。

周巡又给关宏峰派了个去江州的任务,尽管这次不需要周舒桐给周巡当眼线了,但是万年小跟班依旧找了个“要跟着关老师学习”的借口跟着去了。

由于周队对关老师放下警惕了,所以这次貌似不用和关老师住一个房间了。周舒桐暗戳戳地想。
她心里虽然松了一口气,但是不知怎的总有点小失落。



火车上,关宏峰在看书,周舒桐在玩手机。

“关老师关老师。”周舒桐坐在火车的软卧上,眨着大眼睛问关宏峰,“您在看什么书啊。”
然后她突然僵住了,因为她忽然想起来上次关宏峰似乎在看插图版的足本金瓶梅。

关宏峰刚想回答,周舒桐就吞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不会又是金瓶梅吧?”

“金瓶梅?”关宏峰一脸茫然,“我没事儿看金瓶梅干嘛?”他把书皮伸过去给周舒桐看了一眼,“这是《犯罪心理学》。”
然后他就以一种“小脑袋瓜里整天想啥呢”的眼神看着周舒桐。

“不不不不不是!关关关关关老师不是您想的那样!您您您您您……”
周舒桐心里急得不行,奈何口吃了解释不清楚。

这时关宏峰猜到又是自己那个嘴炮弟弟惹的事,皱了皱眉头,目光又挪回了书上。
“行了我明白了。”

“不不不不不关老师您不明白!我我我我我……”
“我真明白了……”



怪不得总觉得自己忘带了什么。
周舒桐站在酒店的浴室里,头发湿哒哒地往下滴着水。

又 忘 带 吹 风 机 了……

如果是周舒桐自己一个人还好,关键问题是,由于酒店只剩下一间标间了,所以她又和关宏峰住在了一起。

于是周舒桐只好一边在心里骂自己蠢一边用毛巾勉强擦擦头上的水,走出了浴室。

她略微有些尴尬的从关宏峰床前经过,发现自己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一声。

她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哟!”了一声。

“怎么了?”
关宏峰穿着他那件白色T恤衫,把眼睛从《犯罪心理学》上抬起来落到周舒桐身上。

“关老师,您还记得我有个江州的大学同学吗?”
虽然关宏峰并不记得,但他还是“嗯”了一声。
“她看到我朋友圈了,约我出去玩。”周舒桐抬眼看向了关宏峰,“就现在,不会耽误我们的任务的!”

“嗯,那你去吧。”关宏峰继续看他的《犯罪心理学》,忽然又把头抬起来了:“哎,你头发还没干呢,小心感冒。”

“啊?噢。没事的关老师,我头发短,出去吹吹风就干了!”
关老师,刚才似乎在关心我?!
周舒桐心里偷偷揣测着,傻笑着出了门。



结果第二天早上,周舒桐果然感冒了。

经过了一天带病坚持工作之后,周舒桐又发烧了。

关宏峰异常沉默地坐在她床边。

周舒桐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觉得自己脸好烫,不知道是因为发烧的缘故还是太不好意思了。

“关老师我还能……”
“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也不出门了,我在这儿照顾你。”

“啊?!”
周舒桐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我在这儿照顾你。”
关宏峰又重复了一遍。

“不用了关老师!我一个人能行!”
周舒桐忽然发现关宏峰拿起了手机。
“别!关老师您别告诉周队!我不会耽误任务的!”

“喂,周巡。”
关宏峰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满脸惊恐的周舒桐。
“嗯,是我,关宏峰。”

周舒桐觉得自己回去挨周队一顿骂铁定是免不了了,于是用双手捂住了脸,然后想了想又把手从脸上抬开捂住了耳朵,同时把眼睛闭上了。

尽管周舒桐把耳朵堵上了,可是关宏峰的声音还是传到了她耳朵里。
“我和小周在江州,嗯……有点语言障碍,所以完成任务的时间可能会延长……嗯,好,我们会尽快的。”

啥?
周舒桐不可思议地睁开一只眼睛看向了关宏峰,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
所以她赶紧又把眼睛闭上了。

关宏峰努力憋笑,伸手摸了摸掩耳盗铃的周舒桐的脑门,又摸了摸自己的,皱了皱眉。
“你发烧不严重,先睡一觉吧,应该就不那么难受了。”

周舒桐赶紧乖巧地点点头,把手从耳朵上拿起来,又忽然不知道该搁哪儿,干脆放在了身体两侧。

关宏峰的眼神柔和了许多,起身去卫生间拿了块毛巾,用凉水浸湿后回来,发现周舒桐已经睡着了。于是他把毛巾叠成小方块放在了周舒桐脑门上。

他刚把手拿起来,周舒桐猛的伸手抓住了他收回的手。
“关老师!别走!”

关宏峰错愕地看了眼周舒桐,发现她确实睡着了,这只是一个睡梦中下意识的反应,就让她抓着自己的手了。

这么僵持了一会儿,关宏峰看着周舒桐的睡颜,自己笑了笑。
我徒弟真好看。
眼睛很大,睫毛很长,笑的时候甜甜的,脸上还会露出两个小酒窝。

睡梦中的周舒桐忽然抓紧了关宏峰的手,喃喃地说:
“关老师,我喜欢你。”

关宏峰愣住了。

他想了想,反正又没人看见,索性用两只手握住了周舒桐的手。低着头,表情难得的温柔。
“我知道。”



在回津港的火车上,周舒桐先使劲感谢了关宏峰帮她骗周巡,之后就试探着开口:
“关老师,我发烧睡着的那天,没跟您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周舒桐知道自己有这么个毛病,就是只要一生病睡觉就爱说梦话,莫名其妙地就会把自己想说但又一直不敢说的话说出来。

关宏峰听到这话,嘴角不自然地往上抽动了一下。

周舒桐瞪大了眼睛。
刚才,关老师,似乎是笑了???

「关老师,我喜欢你。」

“不,”

关宏峰微微摇了摇头,

“你什么都没说。”


——————————————————————

对不起!!!
我知道我把这次可爱的江州之旅写成了流水账……而且ooc异常的严重……
溜了溜了。

评论(1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