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杰医】祈祷

虽然前面看着有点像虐,但是相信我,经一位友人提醒,我在此立下flag,我这辈子都不写虐了,再写就是小丑。
「裘克:我招谁惹谁了」
所以说是甜文,放心看。
只不过ooc依然存在,文笔依旧垃圾,对不起。

——————————————————————

杰克把三位求生者送回了庄园,还差一个。
他在红教堂的地图里瞎转悠,一点都不着急。
令他感到有些奇怪的是,他在这轮游戏中一直都没有看到那位仅剩的求生者,甚至连乌鸦都没有被惊起。所以他有些好奇,这位幸存者到底是谁。

他走过破败的墙壁,在暮色中露出诡异笑容的南瓜灯,发出洁白光芒的密码机,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拱门。
然后他看见了那最后一位求生者。

她坐在露天的长椅上,背挺得笔直,坐姿很优雅。
杰克顺着两排长椅中间的空隙走过去,静静地看着她。

她就像没看到杰克似的,自顾自地看着枯黄的草地,十指交叉握在一起,抵在微微低下的下巴上。
昏暗的天际把她白色的医生制服裙染成了温柔的紫色,傍晚的微风轻轻挑起她鬓角几缕碎发。
以她为圆心,乌鸦们围着她画了一片黑压压的圆,可她却不为所动,依旧虔诚的祷告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苍茫之中,白色、蓝色、黑色和无边无际的暮色交错编织成了静谧的意境。

天啊,她美得就像一幅画。
那种,用昂贵颜料大肆涂抹,又尽显精致的油画。
杰克想。

他不忍打破这美丽的画面,静静站在一旁看着她。

似乎过了很久,艾米丽才抬起头,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看向了眼前略有些肮脏的神像,眼神空洞。
“我一直想在这种教堂里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和我爱的人一起。”
她似乎是在对杰克说话,因为周遭没有别人,却又像自言自语。
“可惜。
“没可能了,再也没可能了。
“自从我来到这里,就应该知道的。”

杰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他不习惯说话。

“走吧。”
艾米丽站起身,轻轻拍了拍身上的土,黑色的乌鸦从圆圈的最里面辐射着向外飞走。

“把我送回庄园吧。”


杰克还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苍白的面具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

两个人长久地对视着,庄园里的时间是静止的,所以一切似乎都凝固住了,只有艾米丽的心脏在疯狂跳动。

“其实你可以。”
杰克终于率先打破了寂静,沙哑低沉的嗓音穿透暗涌的暮色,莫名的吸引人。
“我觉得你面前这位就是个很好的结婚对象。”

评论(1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