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杰医】开膛手艾米丽(中)

发现后面东西还有很多,所以又分出来一个中篇。
上篇:http://ll709.lofter.com/post/1ef83d0c_12cd327b
预警:由于想显得高大上一点所以完全在胡扯。

——————————————————————

“走吧。”
开膛手先生倚在艾米丽的房门口,擦着手中锃亮的匕首。

“稍等。”
艾米丽狠狠攥住了胸口的十字架吊坠,猛的把它从自己脖子上拽了下来,毫不留情地扔进了火炉里。
银质吊坠在空中划过一道闪亮的弧线,落进了火焰中。跳动着的火舌像是受到了吸引,前仆后继地涌过去,噼啪着绽开火花。
艾米丽面无表情地看着橙红色的火焰吞没了自己昔日珍爱的十字架吊坠,眼睛里映出了一小簇火苗。

“嗡————”
一阵突如其来的耳鸣隔绝了其它声音,搅得艾米丽心烦意乱,她晃了晃头,皱着眉头堵住了耳朵,可是聒噪的耳鸣还是盘踞在她脑子里。

“嗡————”
正当艾米丽被尖锐的耳鸣声吵得头晕目眩时,杰克走了过来,他的声音轻而易举地滑进了艾米丽被耳鸣困扰的耳朵里。
“怎么了?”

“……没事。”艾米丽惊奇地发现,顽固的耳鸣在杰克的声音传入过后居然完全消失了。“咱们走吧。”

那时的艾米丽还不知道,这阵耳鸣,是她曾经虔诚地信仰过的主给她的最后一次警告。
却被她忽略了。

「天使的翅膀被她自己折断,她的躯体在纷飞的血红的羽毛中直直往下掉,落入了地狱的大门。没有人听到,她在坠入地狱前笑道,我终于解脱了。」

优质的金属盒被打开,一排崭新的手术刀反射着冰冷的光芒。艾米丽戴上白手套,用手指轻扫过那些手术刀,随手拿起了一把,然后跟着杰克走出了门。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邻居史密斯家的右数第二扇窗户。
果不其然。
那扇窗户的窗帘微微晃动着,似乎刚刚被人拉上。一个模糊的影子透过窗帘显出来,艾米丽简直能想象得到史密斯太太躲在窗帘后惊恐的表情。

杰克明显也发现了异样:“怎么了?”
“没什么,”艾米丽尽量轻描淡写,“我的一位细心的邻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就这样。”

杰克偏了偏头,眼睛瞟了一眼史密斯家的门牌号,又看向了艾米丽。
“我亲爱的医生小姐,我觉得你这位邻居……似乎需要我们的‘帮助’。”

“不不不,”艾米丽瞬间明白了杰克的意图,她慌忙向前迈了一步,挡在了杰克与史密斯家中间,“没必要的,杰克。真的,我发誓,她不会造成什么影响。”

“好吧,随你。”杰克耸了耸肩,无所谓地往前走,“咱们快走吧,还有妓女在等着我们呢。”
他回过头,朝艾米丽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散发着香甜气味的糖果外壳是诱人的颜色,可如果剥开甜腻的外表,露出的却是肮脏、腐烂、发黑的内心。



艾米丽警惕地看着窗外,忽然明白过来杰克之前是对的。
史密斯太太真的需要他们的“帮助”。

几个裹着黑色风衣的高大男性从史密斯家的后门鬼鬼祟祟地走出来,匆匆爬上了一辆马车,扬长而去。

“警察。”
杰克站在艾米丽身后,从后面轻轻抱住了她。他俯下身,在艾米丽耳边低语:“你还不准备行动么?”

艾米丽咬着下唇,犹疑的眼神在与杰克的眼神撞上的一刹那就变得坚定了。
“好。”



几个人影慌张地抬着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进了艾米丽的诊所。
“黛尔医生!快救救我妻子吧!她心脏病犯了,快要不行了!”

艾米丽故作诧异地回过头,看着匆忙赶来的史密斯一家。
“我都不知道,史密斯太太还有心脏病?”艾米丽动作麻利地戴上手套,“快把她放在病床上。家属不得在场,会影响我的发挥。”

众人连忙把抽搐的史密斯太太放上了诊所的病床。史密斯太太惊恐地摆着双手,疯狂地用眼神示意自己的亲人,可是他们只当她是过于痛苦。
在诊所大门砰地关上的那一刹那,史密斯太太心如死灰,绝望的躺了下去,一动不动。

“史密斯太太,您这是干嘛?”艾米丽笑眯眯地看着她,戴着白手套的双手扶着一对滋滋作响的,不住冒着亮黄色电光的仪器。
“不用害怕,一下子就好了。”她把一团棉花塞进了史密斯太太的嘴里,“毕竟,我和去找您那位开膛手先生可是一伙的。”

仪器被贴在了史密斯太太的胸膛上。

墙上属于史密斯太太的影子猛的抽搐了一下,随后是不停的剧烈晃动,病床也在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在一阵烧焦的糊味传出后,一切重归平静。

艾米丽一只手按着仪器,另一只手死死压住史密斯太太。她呼出一口气,擦了擦汗,把仪器放回了原位。她在史密斯太太死前听到了来自她被棉花堵死的嘴里的一声呜咽。
“开膛手……艾米丽。”

一阵叮呤咣啷的声音过后,史密斯一家看见诊所大门被从里面拉开,艾米丽仿佛被抽干所有力气般的扑了出来,随后失魂落魄地跪了下去,双手紧紧攥住了史密斯先生的衣角。
“对不起……对不起……”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轻易地把诊所里刚刚发生的事情掩盖过去,同时给史密斯一家宣告了史密斯太太的死讯。

史密斯小姐的哭声将气氛渲染得更为悲伤,艾米丽跪在地上,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断有晶莹的眼泪从手指的缝隙里涌出来。
却没有人看见,她藏在悲伤的掩盖下的唇角,翘了起来。

“我看见了哦。”
清脆的童声猝不及防地打破了悲伤的气氛。
“我从窗户看见了墙上的影子——艾米丽姐姐用带电的仪器把妈妈电死了。”
史密斯家最小的孩子睁着澄澈的大眼睛盯着艾米丽,无情地说出了真相。

就像孩子们的睡前故事,坏人自负地以为黑暗的行径被掩埋时,故事的主角总会跳出来揭开谎言的外衣,把甚至骗过了他自己的坏人揪出来公之于众。

TBC.

——————————————————————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写什么,总之就是好孩子艾米丽一步步被坏孩子杰克带坏了,这么一个过程。
我也不说热度过多少多少更下一篇了,我拖更的病估计改不了了。
但是如果热度过80我会有动力(•̀ω•́)✧

顺便问一下链接怎么玩😂有谁会玩链接能私信教我一下吗😂谢谢太太😂

评论(2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