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杰医】开膛手艾米丽(下)

我终于写完了!
越写越水了,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虎头蛇尾。
凑活看吧,感谢能追到现在的太太们。
PS.杰医越来越冷,以后我可能打死都不会写中长篇了,累死我了。

上篇:http://ll709.lofter.com/post/1ef83d0c_12cd327b
中篇:http://ll709.lofter.com/post/1ef83d0c_12dbe0b4

———————————————————

白衣天使摇曳在地平线上,她一双翅膀染血,紧紧夹住了自己的雪白长裙。她无助地悬在天上,即将坠入地狱。
天使的翅膀被她自己折断,她的躯体在纷飞的血红的羽毛中直直往下掉,落入了地狱的大门。没有人听到,她在坠入地狱前笑道,我终于解脱了。



阳光透过浑浊的玻璃照进一方小小的房间里,凌乱的床上有一个人裹在肮脏的被子里扭动着,似乎是做了噩梦。

“咚——”
艾米丽连着她身上不知多久没洗的被子一起从床上掉在了地上。她皱着眉揉了揉摔疼了的肩膀,回味了一下梦里出现的白衣天使,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做这么一个梦。

她从薄得只剩下一层被单的被子里爬出来,理了理身上皱巴巴的裙子,重新扎了遍头发,伸手从门缝下面抽出一份报纸。
因为没有信箱,所以报童直接把报纸从门缝下塞进来了。
她翻开报纸,在角落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艾米丽·黛尔一案已落下帷幕。

艾米丽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她眼前报纸上的单词扭曲变化着,渐渐形成一个漩涡,而她就在漩涡的中央。



“咚!”
木质小锤子敲在桌子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年老的法官用洪亮的声音喊了句话,脸上松弛的皮肤跟着褶皱一起颤抖。

艾米丽站在被告席上,感觉脑子里有一阵飓风挂过。她双手紧紧攥住了裙角,指尖发白。
法官苍老的声线在她脑子里打着转。
“被告人艾米丽·黛尔,医术不精导致出现医疗事故。”



报纸上的字母恢复原状,与老法官的话分毫不差。艾米丽揉了揉太阳穴。
她耗光了所有积蓄,用高价请了律师帮她辩护,可最后依旧落得一个“医术不精”的称号。

“医疗事故”没什么可难过的。
你可是蓄意谋杀啊。

艾米丽心烦意乱地又随意翻了翻报纸,就在她即将把报纸放下时又被一则新闻吸去了目光:
“开膛手杰克”下落不明。
她嗤笑了一声,昔日的头版头条也沦落到了报纸的角落。

开膛手杰克。
艾米丽心里瞬间翻起了一股酸涩的情绪,这股情绪渐渐膨胀、发酵,把她的心脏撑满了,却又突然消失。
她烦躁地把报纸扔在了墙上,报纸哗的一声散落在地上。

杰克。
艾米丽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真名。

开膛手切开了艾米丽的生活,从中掏去了艾米丽的一切:金钱、名誉、未来、还有仅剩的纯真。
然后离开了伦敦。
但是艾米丽依然爱他。

她做了几个深呼吸,努力平复了心情之后又拿起了门口的信件。

现在居然有人给我寄信。
艾米丽这么想着,打量着这个质量很好的白信封,以及封口处上乘的火漆。
她把信封翻过面来,画在信封上的廖斯印记一丝不苟地围成一个漩涡,一个即将把艾米丽吸进去的漩涡。

她轻轻打开信封,读了信的第一行。
随后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
寄信的人真的懂她现在很需要钱。
艾米丽抬起头环视自己所在的破旧屋子,从小养尊处优的上等人可从来没遭过这种罪。

她接着往下读,随后手猛的一抖,又连忙紧紧抓住信。眼睛在那行字上来回扫了两遍,确定自己没看错后立即把信小心翼翼地收进口袋,跳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信的最后一行这么写到:
“如果您能立即赶往欧利蒂丝庄园,您将能够看到臭名昭著同时也是您心心念念的开膛手先生。”



艾米丽捂着心口蹲在一块破旧的墙壁后面,恐惧从四面八方压过来,使她喘不上来气。

欧利蒂丝庄园,一个染血的名字。

一阵若有若无的歌声飘在空中,是《杀死比尔》。
是他最喜欢的歌曲,他在解剖妓女时总喜欢哼这首曲子。

歌声随着心跳声的增大逐渐清晰了起来,艾米丽死死咬着下唇,与内心的恐惧做着斗争。
说来倒可笑,她上一次这么害怕时,还是与杰克在伦敦街头初遇那次。

“亲爱的小姐,我看见您了。”

艾米丽剧烈的心跳在听到监管者声音的一刹那停滞了。
随后又以更高频的速率跳了起来。

她颤抖着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的面具。
一张,毫无感情的面具。

“杰克?”
艾米丽努力抑制着颤抖的声线,仰起头看着瘦高的监管者。

他没有出声,似乎是愣住了。

他比以前更高更瘦了。
左手的指节全部换成了刀片,真不错,方便他杀人了。
脸上的面具也是个好东西,这样他就不怕那些缠人的警察了。
艾米丽想。

而在此时,杰克认为这面具的最好功能就是掩饰情绪。
他因过于激动而有些抽搐的面部肌肉很好的被盖在了面具下面,他下意识地伸出了左手,想要摸一下艾米丽这张冲破了思念来到他眼前的脸颊。
却在刀尖闪出寒光时及时地收了回来。

一股落寞浮上杰克心头,他定了定心神,转而很绅士地鞠了一躬,伸出了右手。
“好久不见,我是开膛手杰克。”

“好久不见,”艾米丽扶着墙站了起来,伸出手与杰克的人形右手相握。
“我是开膛手艾米丽。”



除了发出邀请的庄园主以及杰克本人,恐怕没有人知道,发给杰克的邀请函上只有一句话:
“如果您能立即赶往欧利蒂丝庄园,您将能够看到臭名昭著同时也是您心心念念的开膛手小姐。”

是的。
没有金钱以及欲望的诱惑。
但杰克还是来了。

END.

评论(2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