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杰医】以后瓦尔莱塔还是多来骚扰骚扰艾米丽吧


是一个无脑小段子。
嘿嘿,我就喜欢无脑甜。
充满了ooc的小甜饼。

———————————————————

舒缓而悠闲的下午。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暖融融地洒在一本诗集的封皮上。
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被轻轻放在诗集旁边,精致的白瓷茶杯温柔地反射着阳光。

阳光把室内刷成了温馨的橙黄色,杰克坐在靠背软乎乎的椅子上,拿起了诗集,把它摊开放在腿上。
他随后用人形右手端起茶杯,左手尖利的铁爪轻轻搭在扶手上。

今天是欧利蒂丝庄园难得一见的好天气,庄园主心情一好,就给全员放了个假。这也是杰克能安安稳稳坐在这看书喝茶的原因。

红茶带着甜味的香气传入杰克鼻子里,他放松地呼出一口气,把茶杯凑到了嘴唇边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道尖利的叫声使整个庄园颤了颤,一边顺羽毛一边晒太阳的乌鸦全被惊飞了,一片黑压压整齐地飞走,这个画面冲击力还是挺大的。

杰克手一抖,红茶一滴不剩地洒在了诗集上。
然而杰克已经顾不得思考他到底该心疼红茶还是诗集,直接把仍然滴着红茶的诗集往椅子上一扔,人瞬间消失在了了门口。
因为他清楚地听到,那声尖叫是艾米丽发出的。



当杰克推开艾米丽房间的门时,紧张焦虑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

“不是!艾米丽小姐!你听我解释!”
瓦尔莱塔挥舞着骇人的蜘蛛假肢,那上面挂着一件浅蓝色的披肩,正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飘舞。

而艾米丽缩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头,只露出一双眼睛怯生生地看着瓦尔莱塔。
“你……你别过来!不许动!你再往前一步……我……我就……就……”
她发现自己似乎没什么可威胁对方的,于是就很没气势地卡壳了。

“……我就把你假肢砍了。”
杰克黑着脸走过去护住了艾米丽。

“杰克!!!”
艾米丽眼神瞬间就亮了,激动地把自己头上的被子掀了,找到靠山似的躲在了杰克后面。

瓦尔莱塔就像没听到似的,继续挥舞着假肢:“杰克你快帮我跟你家小医生说明白我只是趁着今天有空闲织了件披肩想了想只有你家小医生能穿就送过来了。”
她像机关枪似的说了一大堆,又补了一句:“我真的不是想害她你快让她别害怕了试试这件披肩吧。”

杰克满脸黑线:“你语速慢点。”
随后他见瓦尔莱塔深吸一口气又准备把刚刚说过的话重复一遍,立刻就伸出五把明晃晃的大刀片制止了她这个可怕的想法。
“……行了你刚才说的我都明白了,你赶紧出去吧。”

瓦尔莱塔可怜巴巴地吞了口唾沫——尽管那副表情在她脸上很吓人。
然后落寞地转过身子,往门口爬去。
然后她臃肿的大肚子就卡在了门框上。

“杰克快来帮我一把!”
瓦尔莱塔很委屈。

杰克脸黑得更厉害了。
他走过去,一边把瓦尔莱塔往门外推,一边问她:
“所以你刚才是怎么进来的?”

瓦尔莱塔没说话,用后肢指了指艾米丽房间完全碎了的窗户,与一地的碎玻璃渣。

“所以你是从窗户撞进来的是吗?!!”
杰克想骂人,可是出于绅士风度还是忍住了。

他终于把瓦尔莱塔推了出去,在关上门的一刹那伸手把依旧在她假肢上挂着的披肩勾了进来。
“披肩不错,给艾米丽留下吧。”

杰克转回身,自动忽略了瓦尔莱塔在门外欣慰的碎碎念,目光落到艾米丽身上时又柔和了几分。
他走回床上摸了摸艾米丽的头:“吓着了吧?”

艾米丽一脸泫然欲泣地点了点头。

“有我在,不害怕了。”
杰克轻轻把艾米丽拢进怀里,温柔地抚着着她的背。
然后在心里无比恶毒地把瓦尔莱塔骂了个遍,默默祈祷她千万别再来骚扰艾米丽了。

“那个……杰克?”
艾米丽小脸红红的,仰起头,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
“我房间的玻璃窗碎了……我怕……”
她声音越说越小,简直细若蚊音。

“什么?”
杰克没听见,往前凑了凑。

“我说!”
艾米丽突然提高音量,满脸的视死如归。
“我房间的窗户碎了!我怕晚上不安全!所以我想到你房间住一晚可不可以!”

杰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当然可以啦,我的房间,以后只要你想来,随时都能来。”

杰克抱着艾米丽,觉得自己似乎怀抱着整个世界的那么幸福。
他突然间希望,以后瓦尔莱塔还是多来骚扰骚扰艾米丽吧。

评论(12)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