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社园】艾玛的礼物

麦琪的礼物AU!
就,毫无史实的瞎一写,遇到重大错误你们就评论提一下,如果可行的话我就改一下,谢谢。
我也秉承着严谨的态度查了下资料,发现第五人格时代似乎还没有发明手电筒……那我们皮皮社的手电筒哪来的……
文章有点长,全文3k+,可能有点拖沓希望你们有耐心看完……「哭唧唧」
微鹿蛛,ooc预警。

————

克利切清了清嗓子,开始讲夜色中的铃铛,雪白的胡子和极光,孩子从梦中惊醒,礼物顺着烟囱掉到地上。

————

1.
艾玛·伍兹蹦蹦跳跳地走在街上,头上小草帽的边缘随着她的动作上下飞舞。她的大眼睛扫过街边一家家店铺,那些店铺一个个都张灯结彩,在寒冷的冬日里闪着温馨的光。

“艾米丽姐姐!!!圣诞快乐!”
她猛的停了下来,朝着街边一家小诊所喊道。
诊所里的一位女医生探出半个身子,“圣诞快乐,艾玛。”她招了招手,“进来坐坐吧。”

艾玛在噼啪作响的火炉旁搓了搓手,一回头发现艾米丽正在装饰圣诞树。
“对了艾玛,你不打算给皮尔森先生送点什么吗?”
艾米丽问。

“当然打算了啊,只可惜……”艾玛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地毯上,“只可惜我的钱刚好花完了……什么都买不了……”

艾米丽用礼盒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艾玛的脑袋:“叫你铺张浪费,平时就不说你了,圣诞节前还不知道省点钱给在乎的人买点东西吗?”

艾玛哎呦一声捂住了头,瞪大了眼睛:“我都想好给皮尔森先生买什么了!可以给他买件新大衣,或者买个新领带——之前那条都快要烂掉了,或者……或者可以给他的手电筒买几节电池。”艾玛渐渐没了气势,可怜巴巴地看着艾米丽:“就是……就是钱都用来买玫瑰花种了……我要是再给他买东西,我就没饭吃了……”

“等等,玫瑰花种?”
艾玛一个激灵跳了起来。
“谢谢艾米丽姐姐!我想到办法了!”

艾米丽一脸茫然地站在原地看着艾玛远去的背影,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

2.
双手从裤兜里抽出来,咳嗽几声,同时压低帽檐。
克利切准备开始干活了。

在汹涌的人潮中穿梭了几个来回之后,克利切躲进黑暗的小巷里数着得来的钱。
不错,够给孤儿院的孩子们买食物了。如果明天运气也这么好的话,也许还能给孩子们一人添一套衣服。他想。

克利切把被掏空的钱包一股脑丢进垃圾桶,一张写着“圣诞快乐”的小纸条从不知谁的钱包里飘了出来。
他捡起小纸条,猛然记起最近是圣诞节了。于是他决定把用来买新衣服的钱拿去给孩子们买一棵圣诞树。

尽管克利切不是什么标准的基督徒,他的职业也让他成不了基督徒,他还是打算买一棵圣诞树。
不为别的,就为了孩子们脸上的笑容。
他简直能想象的出来,孩子们垫着脚往树上挂装饰品时脸上闪着光的幸福。

克利切也忍不住笑了笑,摇摇摆摆地顺着巷子走,脑海中开始勾勒圣诞节时孤儿院里祥和的气氛。
孩子们围着火炉坐半圈,拍着手唱铃儿响叮当,总会有孩子频频回头看向那棵漂亮挺拔的圣诞树。克利切自己坐到他们的圈中间,手舞足蹈地讲圣诞老人的故事。最令他感到兴奋的是他总会“不经意”瞟到的——
那双绿眼睛。
翡翠似的绿,却比翡翠还剔透,比炉子里的火苗还灿烂。带着无尽的憧憬,与克利切眼神交汇,让他忍不住脸红。

这提醒克利切,他或许——不,他必须给他的小天使艾玛买圣诞礼物。
不能用偷来的钱。

3.
“班恩先生!”
艾玛风风火火地冲进一家五金店,扑到了柜台前,两只胳膊撑在桌子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班恩——五金店的老板。

这位和蔼的老先生似乎被突然出现的艾玛吓了一跳,他扶了扶单片眼睛:“怎么了,伍兹小姐?”

“您这里有电池吗?”
“有啊,”班恩点了点头,慢吞吞地站到一排柜台前,“这里有各种型号的,您要哪种啊?”

艾玛傻眼了,她都不知道这东西还有型号的。
“就是……就是,您知道皮尔森先生吧?克利切·皮尔森,适合他手电筒的电池。”

班恩皱了皱眉,他拿出一组电池递给艾玛:“大部分手电筒都能装配这种电池。”
他转身走到柜台前,对着艾玛清澈的眼神说:“克利切·皮尔森,你以后离这个家伙远一点,他不是什么好人。”

“不不不,克利切先生不是您想的那样的!他人很好,邋遢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温柔的心!”
艾玛有些着急了,带上了点不可反驳的语气。

“或许吧。”班恩耸了耸肩,“您就当我这个老头子没说好了。”

艾玛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她以一副灿烂的笑容把这种感觉压了下去。
“班恩先生,据说您太太很喜欢养花?”
她变戏法似的举起一袋花种放在柜台上。

听到自己的太太,班恩先生不经意流露出来一丝笑意,他一边伸手拿起花种端详,一边言不由衷地奚落自家夫人:
“这个老家伙,每天无所事事,除了织毛衣就是鼓捣她那些花花草草。我看她的花都活不过这个圣诞节了,亏我还总在她记不起来的时候帮花浇水。”

突然间,班恩先生的双眼猛的瞪大,一只手捧着花种,另一只手扶着单片眼镜仔细看上面的字。
“这种玫瑰花种我太太一直想要来着!”

他激动地喊出来之后,面对艾玛笑嘻嘻的眼神老脸一红。
“咳,这花种我留下了,老家伙一直很想要,我就帮她个忙好了。”

艾玛拿起电池冲班恩晃了晃,歪头表示疑问。
“伍兹小姐你拿走吧!免费的!”

艾玛又笑了,笑得像冬日暖阳一样灿烂。
她转身离去,听到身后班恩的小声叨叨。
“瓦尔莱塔一定很高兴……”

5.
大脑中构想的画面近似于精准地出现在克利切眼前,孤儿院里奢侈地烧着一大堆柴火,火炉里的火光是有史以来最旺盛的一次,把每个孩子脸上的笑容照得更幸福。墙角的圣诞树泛着温馨的光,花花绿绿的礼物乱七八糟地堆在它下面。

但是,克利切的小天使,他的绿眼睛草帽姑娘——
他的艾玛没有来。
这一堆话克利切也就敢在心里喊。

孤儿院的门突然间被哐的撞开,艾玛伴着冷风一个趔趄扑了进来。
她扶着门站好,大眼睛扫了一眼室内,在看到圣诞树时兴奋了一下,转身又哐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皮尔森先生,孤儿院的门该换了!合页好像卡住了,特别难开合,我从今年年初就说过了!”
艾玛一边搓手一边向圣诞树挪动,她从大衣里拿出一个精巧的小盒子,与其它礼物放到一起,转身凑到火炉前,坐到了孩子们围成的半圈里面,跟孩子们一起看向克利切。

“好好好好好的!艾艾艾艾艾……玛玛玛玛……玛小姐!克利切明年年初!一定换换换换换个新门!”
就这么几句话,克利切好像说了一个世纪,特别是“艾玛小姐”这四个字,他憋红了脸揪着衣角结结巴巴地说不出来。

孩子们开始哄笑,有几个大一点的甚至起哄似的吹起了口哨。
克利切上去就给了带头起哄的那个孩子一个爆栗:“小心你明天没有午饭吃了!”
孩子们又笑了一阵,克利切每次这么说往往都不会兑现。

于是克利切清了清嗓子,开始讲夜色中的铃铛,雪白的头发胡子和极光,孩子从梦中惊醒,礼物顺着烟囱掉到地上。

那双克利切梦中的眼睛,那一对晶莹的翡翠,里面溢着天上的流光,看着克利切。
克利切觉得自己可能在梦里。
他不想醒过来。

可是梦总会醒,故事讲完了,孩子们迫不及待地冲到圣诞树下,速度之快甚至让克利切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好好听故事。
于是他也走过去,却不太敢翻那些礼物,他怕没有送给他的。

“皮尔森先生!”
有个孩子扬起手中一个小小的礼盒,在空中挥舞。
“这个似乎是给你的!”

克利切颤抖着接过礼盒,发现上面的赠语落款是艾玛伍兹,于是他的手开始更剧烈地抖,都抓不住精致的丝带。
他舍不得打开。
这可是天使的礼物。

这时一阵笑声传来,克利切紧紧抱着礼盒走过去,发现艾玛找到了她的礼物。
是他给她的礼物。

棕色的包装纸有些皱巴巴地包裹着一个花盆——很明显,从外面就能看出个花盆的形状,上面系着红色的丝带。
虽然配色和包装很糟糕,但是从那个漂亮的蝴蝶结能看出,赠送者很用心。

艾玛灵巧地拆开包装,孩子们的笑声在一阵静默后变成了惊叹声。
艾玛也发出一声惊呼,那个包装土不拉几的花盆居然出乎意料的好看。上面的花纹复杂而精美,在临近边缘的地方汇成了一朵玫瑰。

“克克克克利切听……听黛尔小姐说……说你买了一……一包玫瑰花花花花花种……就特特特特意……”
克利切又开始结巴,手里攥着的礼盒开始变得滚烫,烧得他满脸通红。

艾玛开始笑,笑里透出一股尴尬。
“啊……你说那包玫瑰花种……我拿去换给你的礼物了……”
她看到克利切凝固住的表情后赶紧说:“没关系!我可以再买种子嘛!你赶紧看看我给你的礼物!”

克利切的表情有所缓和,他拆开包装后看见了一排整整齐齐的电池,心里不知道出现了一种怎样的感觉。

“伍兹小姐……我用我的手电筒换了给你的花盆……”
孩子们在惊诧克利切居然没有结巴之余又开始笑,艾玛和克利切也跟着一起笑,最后这阵笑声冲上云霄,惹得隔壁的流浪狗开始冲着月亮狂吠才结束。

“看!伍兹小姐!皮尔森先生!下雪了!”
有个孩子嚷嚷道,于是一群孩子又涌到窗户前,把手支在窗台上看着外面漫天的雪花。

“白色圣诞节诶……”
艾玛小声说。
她轻轻握住了克利切垂在身侧的手。

克利切觉得白雪跌在地上发出了有节奏的巨响,缓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心跳,而绿眼睛草帽小天使真的握住了自己的手。

End.

评论(1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