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杰医】心理作用(上)

是看了杰克的推演任务延伸出来的小脑洞,结果不知道咋回事就出来了7k的长文。
有黑化设定,我流ooc。

————

“亲爱的,我……我想我可能患上了人格分裂症。”
“别担心,从专业的角度看,那只是你的心理作用,你会慢慢好起来的。”

————

0.
「杀了她!剖开她的肚子!」
沙哑的嗓音在脑海中回荡,吞噬着仅剩的理智。

一刀,一刀,又一刀。
穿着睡衣的男孩跪在阴影里,手里的匕首颤抖着刺进去再拔出来,带出来大块的棉花在空中飘舞。
“什么都没有呢,杰克。”
穿着睡裙的女孩捉住了空中的一片棉花,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送到嘴边吹一口气,看着它飘飘忽忽地又飞走。
“娃娃的肚子里什么都没有呢。你看,你毁了你的生日礼物。”

男孩举起匕首,借着惨白的月光,他看见有一道血迹蜿蜒爬上反着光的刀刃。他手一抖,匕首哐的一声摔在地上。
“嘘——!”女孩紧张地竖起食指放在唇前,“你小心点,不要被家长们发现了!这把匕首可是我偷偷给你拿来的!”

男孩如梦初醒般地点了点头。
女孩轻柔地托起地上的娃娃,布料选的是上等的材质,针脚缝的细密,一看做工就非常精致。
只可惜肚子被划开了。几道狰狞的伤疤交错着横亘在娃娃的肚子上,填充的棉花漏出来,飞的满地都是。

女孩放下娃娃,三下两下捡起地上的棉花塞回到娃娃里去,拿起匕首转身离去。
“那我先走了!再不睡觉我就要困死了。”

等等,艾米丽!别走……别走……求你……!
男孩惊惶地直起上身,小脸转向门口,眼睛瞪大看着女孩,小嘴一张一合,这些话却像是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
直到女孩的蕾丝裙边在门口快速地一闪,棕红的最后一缕发从门缝里消失,男孩才泄气似的瘫了回去。女孩回过头朝男孩笑一笑,轻轻把门关上了。
“咔哒。”

这扇门把男孩从世界隔离,从美好隔离,从女孩的笑容和掌心的温暖隔离,只剩下他和“他”,只剩下他和“他”被一起关在房间里,被关在大片的阴影里。
「杀了她!剖开她的肚子!」
脑海里的声音还在叫嚣,杰克用余光看见地上的娃娃扭过头来朝他笑。他慌忙爬上床,用被子蒙住头,用艾米丽的笑容赶走“他”。

关于声音,男孩跟父母说了无数次,得到的答复永远都是“别担心,那只是你的心理作用,别乱想了,你会好起来的。”
但男孩自己心里十分清楚,他不会好起来的。
于是他躲进被子,默默祈祷太阳先生赶快把月亮先生赶走,明天能够再次看到艾米丽朝他笑,对他说早安杰克。

1.
白色的浓雾散开又聚集,杰克跪坐在浓雾正中,恍惚着看向眼前的人。
「杀了她!剖开她的肚子!」
一刀,一刀,又一刀。
惨白的刀刃刺进去再血红地拔出来,尖利的哭喊被迷药堵在胸腔。杰克被脑海中的“他”支配,迷失在小时候的梦境里。
很久以前,似乎也有这么一个时刻,身边还有一个女孩,对他说你看你毁了你的娃娃。
刺进匕首的动作已经做的麻木,杰克只是在机械地重复。他的晶状体很难把眼前的图像聚焦在视网膜上,世界在白茫茫中模糊不清,只有一丝红色在喷涌。
艾米丽,我不止毁了我的娃娃,我还毁了我的人生。不,不是我,是“他”,“他”毁了我的人生。

杰克脑中的声音停下时大雾散了,他扔下手中的匕首掩面哭泣,手上的血抹了一脸也不敢看躺在地上那具死去的空壳。
“放过我吧……求求你……你为什么要缠着我不放……”

杰克踉跄着站起来,需要扶着墙才能勉强站稳,犹豫再三还是捡起了匕首。粘稠的血滴滴答答落在地上,他仔仔细细擦干血迹,一眨眼上面又布满了血痕,于是他又去擦。杰克神经质地擦了一遍又一遍,总是擦不干净。他最终还是跌跌撞撞地离开了小巷,回到自己的居所,把匕首扔进抽屉里锁好,跌在床上瞪大双眼等天亮。
「你逃不掉的!」

杰克迷迷糊糊睡着了,他梦见阳光下的海洋,翻涌着金黄的麦浪,艾米丽拉着他的手向前跑,街边面包店散发出暖香。
忽然一切都离他远去,他看见穿着黑色风衣的自己手中握着匕首刺向艾米丽,撕裂了海洋麦浪和暖香。
杰克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喘气,吸入了死去妓女的血腥味。
他想逃离这个世界。
可是“他”杀了那么多人,却不让他死。

2.
眼前模糊的人群在橙黄色的灯光下开始缓缓流动。
“杰克?”
速度越来越快。
“杰克!”
它们倾斜进世界的缺口,脑海的黑洞,视野开始变得一片漆黑。
“杰克你怎么回事?!”
艾米丽用手里的餐具猛地敲了一下杰克手边的高脚杯,尖利的脆声惹的整个餐厅都看过来。

“……嗯?!怎么了亲爱的?”
光亮回归,艾米丽凑过来的脸突然出现。她坐回去,向周围的食客投去不好意思的目光,然后用审视的目光锁定杰克。
“你最近什么情况?老是玩失踪,今天好不容易能一起吃顿晚饭,你从头到尾都在走神。作为你的未婚妻,我想我有权利了解你这种表现的原因。”
“对不起……我……我最近状态不是很好……”

艾米丽稍稍动容,叹口气又凑过来,拇指轻轻擦拭杰克浓重的黑眼圈。
“看得出来。”

她坐回去开始切一块三分熟的牛排,半生的肉块被漂亮的银质餐刀一点一点切开,叉子刺进去,噗呲的声音在杰克耳朵里格外清晰。
“别!”
杰克伸出一只手死死攥住艾米丽握着叉子的左手,不顾她诧异的表情把即将送到嘴里的牛排按回盘子里。
“求你,别吃牛排了……”

“你到底怎么了?”
艾米丽也没心情吃饭了,双手顺势攥住杰克的手,用诚恳的目光打破他最后一层心理防线。

杰克缓缓低下头,额前的碎发几乎陷进桌上的菜里。
“亲爱的,我……我想我可能患上了人格分裂症。”
艾米丽先是愣住了,之后反而噗嗤笑了出来,松开杰克的手后拍了拍他的肩。
“别担心,从专业的角度看,那只是你的心理作用,你会慢慢好起来的。
“你只是最近压力太大了,你需要克服这些幻想,比如……
“从吃牛排开始。”
她笑着终于吃下了那块命运跌宕起伏的牛排,而对面的杰克只觉得自己又跌进了黑洞里。
为什么,为什么!艾米丽,连你也不相信我……!
「杀了她!剖开她的肚子!」

3.
“叩叩,叩叩。”
艾米丽觉得自己仿佛是在敲一堵沉默的墙。
好吧,她实际上是在敲杰克家的门。
上次晚饭时发生的事让她有些担心杰克,再三思索后她还是决定来看看他,真正从专业的角度帮他好好分析分析。
可是……可是……
艾米丽叹了口气。
她最少已经敲了五分钟门了,期间尝试过拍门和大声吼杰克的名字,把街角打盹的流浪猫都吓跑了也没能叫来杰克给她开门。

那就对不起喽。
艾米丽轻车熟路地从门口的地毯下摸出一把备用钥匙,自行打开了门。门里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险些把艾米丽熏出去,好在职业素养让她习惯了这种令人作呕的味道。
杰克家为什么会有这么浓重的血腥味?艾米丽暗自腹诽,他是在家杀了一头牛吗?
她看了一圈,发现杰克似乎不在家。这时晚上九点的钟声响起,这个时间他不在家能去哪?

桌子上的木质小盒子突然吸引走了艾米丽的目光,她发现整间屋子的血腥味都来源于那个小盒子。她走过去打开盒盖。

“啪嗒。”
她在看清里面是什么之后盒盖从手里甩了出去,同时她自己也摔在地上。她捂住嘴,无数不好的想法从四面八方涌过来占据她的大脑。她慌忙盖好盒盖就想从杰克家跑出去,可是一双冰冷的大手从后面捂住她的嘴把她拽回去。

“你知道了,对吧。”
杰克说的是肯定句。他刚刚其实就蹲在壁炉旁,只不过屋子里什么照明设施都没开,艾米丽没有注意到他。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告诉警察?还是包庇我?
“毕竟,这个杀人犯,可是你的未婚夫啊。”

“……你……你在说什么啊杰克。”
艾米丽笑的十分勉强。
“那不就是一个牛的肾吗?你果然需要克服幻想了,居然以为自己是杀人犯?”

“你别装了!”
杰克的手往下挪了挪掐住艾米丽的脖子。
“如果是牛的肾你刚才为什么要逃跑!你一个医生我就不信你分辨不出来牛的肾和人的肾!”

“你不是我的未婚夫,杰克。”
艾米丽在心中默念冷静,冷静。然后抑制住浑身上下的颤抖,尽量用稀松平常的语调说话。
“我真正的未婚夫会在与我共享晚餐时温柔地听我絮絮叨叨的抱怨,会在我敲门时开门给我一个绅士的拥抱。
“他不会在屋子里放上一个妓女的肾,还掐住未婚妻的脖子。”

杰克像突然被抽去力气似的撒开手,他先是向后倾倒,然后向后退几小步来维持平衡,最后双手抱在头上痛苦地转了两个圈。艾米丽伏在地毯上干咳,她要把所有的恐惧都咳出来混入浑浊的空气,再用冷静帮自己逃脱。从这个她不认识的人的家里逃脱。

“不……不!艾米丽,你相信我!我还是那个杰克!不过……只不过……是‘他’!‘他’控制了我……
“对不起……亲爱的……”
杰克用双手捂住脸,他完全崩溃了,数年来的忍耐在艾米丽面前溃不成军,他哭泣时像个脆弱的孩子。

艾米丽发觉自己有机会可以从这里跑出去,但她走过去抱住杰克,用手按在他颤抖的双肩上。
“听着,杰克,昨天你说的人格分裂我现在相信了,你必须克服掉‘他’的存在。我不会告诉警察的,无论什么时候,你记住,我都会无条件站在你身后。
“就算你杀了五名妓女。就算你把她们开肠破肚。我也会帮助你。”

杰克跪在地上,他说不出来话,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只是趴在艾米丽身上,一边哭一边歇斯底里地吼叫。他在一阵喃喃自语后渐渐被疲惫压垮,他在艾米丽怀里陷入久违的睡眠。

TBC.


下文:http://ll709.lofter.com/post/1ef83d0c_efb8a294

评论(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