谙岚☻

白茶清欢无别事 我在等风也等你

【杰医】开膛手艾米丽(上)

看标题就知道了,艾米丽黑化梗。
ooc预警。
辣鸡文笔预警。
幼稚狗血情节预警。
纯粹就是我一个无聊脑洞的体现。
顺带一提,现在杰医圈冷得令人害怕。

——————————————————————

厚重的白雾笼罩了整个伦敦城。
伦敦城是一块不怎么好吃的大蛋糕,而大雾就是蛋糕上被水稀释的奶油,包裹着街上为数不多的行人。
大本钟悠长的钟声不急不缓地响起,却似乎无法穿过毯子一样的白雾,被闷在了遥远的地方。

“都十二点了啊……”
艾米丽皱了皱眉头,小声自言自语。
她手里抱着一本大部头的医书,脚步匆匆地走在伦敦街头,她感觉自己简直就像在云中穿行。
伦敦的深夜十分阴冷,艾米丽裹了裹身上的披肩,心想明天要换一件更厚的。

就在这时,刀锋插入肉体的声音清晰地传来,同时一道红色措不及防地划开了白雾,出现在了艾米丽眼前。

浓重的血腥味。

艾米丽瞳孔瞬间放大,她死死捂住自己的嘴不让它叫喊出声。

“啪嗒。”
清脆的碰撞声在雾里回响。
艾米丽一个不小心,她手中的大部头医书掉在了地上,书的硬壳敲在了石头地上。

小巷尽头那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高挑身影猛的回过头看向了艾米丽。
艾米丽就着暗淡的月光,终于看见,他单膝跪在一个躺着的人身边,而那个人已经被开肠破肚。

他站起身,一言不发地走了过来。
一步,两步,三步。
每一步都像踏在了艾米丽的心上。她的心脏在不受控制地狂跳,同时下意识往后退了几小步。

黑衣绅士走到了艾米丽面前,他的黑色礼服上绽开了几朵血红的大花,手里拿着的匕首上还在往地上滴血。
一滴,两滴,三滴。
艾米丽极度恐惧的内心已经支撑不住她的躯体,她一下子跌在了冰凉的地上。

黑衣绅士半跪下,用没有拿匕首的手捡起地上的医书。
“你是医生?”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不带一丝感情。

艾米丽惊恐地睁着双眼,微微点了点头。

“我不该杀除了那些该死的妓女以外的人的。”黑衣绅士看起来有些为难,“不过——你已经看到我杀人了对吧?”

“我向上帝发誓!”由于恐惧,艾米丽的声音在止不住地颤抖,“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我该如何相信你呢……”
黑衣绅士熟练地转着手中的匕首,银白的光芒在大雾里闪烁。

艾米丽眼看着那道白光离自己的脖子越来越近,她慌忙喊到:
“我帮你!”

黑衣绅士转着匕首的动作顿了顿,发出一声轻笑。
“亲爱的医生小姐,你想怎么帮我?”

“你很恨那个人,对吧?”
艾米丽伸手指向了躺在巷子里的那具已被开肠破肚的尸体。
“那我来帮你解恨——帮你让她死得更惨一点。”

黑衣绅士对艾米丽说的话似乎有点感兴趣,轻轻站起了身,同时匕首的白光也闪烁着离艾米丽的脖子远了。

艾米丽吞了口唾沫,缓缓站了起来,双腿却因麻木而踉跄了一下。她走到尸体前,猛然发现这是这片红灯区里有名的交际花,可她脸上被划得不堪入目,腹部也被无情地切开,被扯出来的肠子扭曲着暴露在大雾里。
一股反胃感猛的涌上来,她偏过头捂住了嘴,随后又下定决心把头转了回来。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鼓起勇气开口:
“先生,请问您手中的匕首和我的医书能不能给我一下?”
黑衣绅士把东西递给她,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这真是位有趣的医生小姐。他想。

艾米丽深吸一口气,半跪在地上,克制住自己右手的颤抖,对着有些老旧的医书,开始解剖这具尸体。
她戴着白净手套的双手灵巧地在尸体的脏器中穿梭,粘稠的血液透过手套的布料渗到了她手上。软塌塌的肠子被完整地取出来,在一旁的地上摆成了规整的方形;然后是血淋淋的肾被掏了出来,刀口十分整齐漂亮;接着是胃、肝、肺和停止跳动的心脏。

杰克目不转睛地看着艾米丽,看着她认真神色和一丝不苟的动作,以及……
她不经意间翘起来的嘴角。
她的态度不像在面对一位死于非命的死者,而是一具躺在解剖台上的、冷冰冰的尸体。

这个医生不简单。
杰克心里升腾起了一股浓厚的兴趣

「白衣天使摇曳在地平线上,她一双翅膀染血,紧紧夹住了自己的雪白长裙。她无助地悬在天上,即将坠入地狱。」

艾米丽站了起来:“结束了,先生。”
现在,地上这位美丽的女士只剩下了一个空壳,她的脏器都被完美地掏出来放在了地上。

杰克端详了一会儿,轻轻把鲜血淋漓的肾捡了起来,直接放进了衣服的口袋里。一片血污瞬间就从口袋处晕了开来。
“很好。现在你也是共犯了,医生小姐。”

杰克抢过匕首,沾满血污的手轻轻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擦了擦手,然后左手捂住了艾米丽的眼睛。
艾米丽一下子愣住了,却在听到好几声匕首入肉的声音时反应了过来,忍不住有些瑟瑟发抖。
杰克又把这具空壳毁得更厉害了。

艾米丽在瑟瑟发抖中熬过了这段恐怖的声音,杰克把手从她眼前拿下来时把她转了个身,使她背对那具尸体。
接着杰克的手顺着艾米丽的脖颈滑倒了她衣领里,拎出来了一个银质吊坠。

“小姐,你是基督徒?”
杰克用手把玩着那个依旧沾着艾米丽体温的十字架吊坠,语气染上了淡淡的惊讶。

艾米丽咬着下嘴唇,微微点了点头。
杰克似乎不着痕迹地笑了一声,松开手让吊坠落回了艾米丽的胸前。

吊坠上残余的温度也被杰克冰凉的手耗尽了,它紧紧贴在艾米丽胸口,冰凉的温度刺激着她胸前一小块皮肤,艾米丽这才惊觉杰克手凉的不像活人。

她右手又抓起十字架吊坠,紧紧攥住,凝视着杰克逐渐消失在白雾中的黑色礼服,眼底翻起了一抹恍惚。

“艾米丽。”
艾米丽突然朝杰克的方向喊到,她颤抖的声音在狭小的巷子里碰撞、回响,穿透了厚重的白雾,传进了杰克耳朵里。
她攥着十字架的指尖已经泛白。
“我叫做艾米丽·黛尔。”



艾米丽浑浑噩噩地走在自己居所所在的街区,有点被刚刚自己干的事吓到了。
主啊,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嗨,黛尔小姐!”
慈祥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回过头,看见邻居史密斯太太正朝她挥着手。

“史密斯太太!”艾米丽十分惊讶,“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有休息!”
“住在19号的那个单身汉,刚刚晕倒了我帮他送去医院了——你手怎么了?!”
善良的史密斯太太注意到了艾米丽染血的手套。

“我刚刚结束一场手术,病人留了很多血。”
艾米丽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巧妙地撒了个谎。

第二天早上,艾米丽翻开报纸,一眼就看到了今天的头版头条:
红灯区妓女惨遭毒手。

她冲到卫生间,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了剧烈的呕吐声。

「当洁白的玫瑰染上了腐臭的猩红液体,当玫瑰花瓣被摘下、被蹂躏,她会如何呢?」

TBC.

——————————————————————

故事灵感来源于开膛手杰克的传闻,就是有不少人猜测,这位“开膛手”可能是一位医务工作者,不然他怎么会对人体的器官这么熟悉。还有就是有人推测,“开膛手”甚至有可能是一位女性。
医务工作者?女性?!
这不是咱们艾米丽嘛!
所以就有了这个脑洞。
热度过50我就更下一篇。
「其实热度要是过不了50我也会更下一篇的哈哈哈只不过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了」

中篇:http://ll709.lofter.com/post/1ef83d0c_12dbe0b4

评论(18)

热度(130)